吾喃

亚瑟和阿尔的小迷妹!呦呼!:-D

为了回血买汉服,出米英本,占tag抱歉,有意私聊啦~  (ฅ>ω<*ฅ)

私心云亮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米英】Marry me

糖糖糖!
普通人设定米英
ooc比较严重吧(仰天)


「啧,又是这样。」

阿尔弗雷德把戒指拿在手里看了一遍又一遍,摸过那戒指内壁上的英文字母,突然泄气一般的扑倒在离他不远的沙发上。

「这是这个月第几次和亚瑟吵架了?」

阿尔弗雷德翻了个身仰躺在沙发上,又拿起那枚戒指看,思绪却被拉到很远的地方。

「哦,是的。吵架都源于那个该死的原因。」

那天是他们在一起三周年的纪念日,阿尔弗雷德准备当天晚上定一家情侣餐厅与亚瑟共度晚餐,吃完饭后在家门口跟亚瑟求婚,如果亚瑟拒绝那么直接把亚瑟扛进家门来一发解决问题。虽然这样的几率几乎是零,但还是要有预备方案的,比如亚瑟的傲娇这个时候可能会派上用场。话说回来了,那现在这个局面是怎么回事?

那天当美利坚的小伙子在首饰店拿到戒指后马修拜托他把在酒吧喝醉的弗朗西斯给带回来。作为一个英雄,当然不能拒绝任何人的请求。然后阿尔弗雷德把弗朗西斯从酒吧拖出来。关键的是那天不知道弗朗西斯怎么了把心爱的胡子剃掉,还穿了一件女士连衣裙。不知道是不是阿尔弗雷德的错觉,他在把弗朗西斯送上出租车之前看到了闪光灯。

「哦!上帝!一定是那个闪光灯的问题!」

阿尔弗雷德此时此刻才反应过来发生的事情。他立即赶到亚瑟家,把之前亚瑟给他的钥匙打开房门。阿尔弗雷德发现亚瑟睡在地板上,并且手中报着一个酒瓶,房间里充斥着酒的味道。阿尔弗雷德不经意间皱了皱眉,他把亚瑟横抱了起来。

「这家伙有没有好好休息!明明是个大叔还这样糟蹋自己的身体,摸上去都没多少肉。以后英雄一定把亚瑟照顾好!」

美利坚小伙如是想到。他轻轻的把亚瑟放在床上,给亚瑟小心翼翼的盖上被子后,看到本应该白皙的眼窝处挂着淡淡的黑眼圈,不禁想到最近的吵架对两人的影响。

「英雄以后一定要好好对亚瑟!」

突然,他听见亚瑟在喃喃自语着什么,阿尔弗雷德凑上前,盯着亚瑟的嘴唇。亚瑟的嘴唇薄薄的,因为被酒精浸润的缘故,显得更加粉嫩晶莹,在光线的照射下像个晶莹剔透的果冻一般。阿尔弗雷德轻轻吻上了那个果冻一般的唇瓣,似乎觉得有点酒精的甜度,忍不住在唇瓣上吮吸了几下,继而深入亚瑟口中寻找酒精的来源,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也醉在其中。

亚瑟醒来因为他感觉到了有什么在亲吻他的唇瓣,他由于刚醒周遭的一切还看不清楚,只感觉到一只大金毛犬趴在他面前舔舐他的嘴唇。当他看清了是阿尔弗雷德在亲吻他的时候,他咬了一下阿尔的舌头,并立即推开他。亚瑟一想到有人给他看阿尔和别人在酒吧一起的照片时内心十分难过。他把被子裹起来背过身去不看令他又爱又恨的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看到亚瑟这样子,他从背后抱住了亚瑟。
「我说,亚蒂你好歹要对自己有信心好不好。英雄从头到尾只喜欢你一个,酒吧里的其实是弗朗西斯。宝贝,转过来可以让我看看你么?」

亚瑟闻言不动,阿尔便把亚瑟抱着转过来「那个亚...亚蒂,我其实准备了好久都不敢和你说一件事。」

亚瑟抬起之前因为哭的湿漉漉的如雨后森林般的眼睛看着阿尔弗雷德一脸不解的神色。阿尔弗雷德深呼吸了一口。

「亚....亚蒂,你...你愿意嫁给我么?」说着从口袋中拿出一个戒指「反对意见一律不接受!」把戒指二话不说的直接套入亚瑟修长白皙的手指「亚蒂是英雄的啦XDDDD」

「亚蒂的耳朵都红了!一定是同意啦!」亚瑟假意反抗性的挣扎了几下,最后被阿尔给紧紧抱住。

「阿尔弗雷德,你个笨蛋!抱的太紧了!才不是同...同了呢,只...只是害怕你出去祸害别人!」亚瑟的嘴角露出了一个连自己也没发现的弧度。

「亚蒂,我爱你。」蓝色的眼睛中透露着的温柔让亚瑟不敢直视,却又偷偷的瞄着。

「笨蛋,我也是。」